爱足球网 – 《公牛王朝》19:短板明显寻求补强 昔日死敌映入公牛眼帘

2021年2月7日 作者 admin

编者按:记录迈克尔-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-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正在体育上映。爱足球网 由体育高级编辑潘谨勤所著一书《公牛王朝》也已同步开启线上连载。

杰里·克劳斯,爱足球网 芝加哥公牛队总经理,在1995年夏天,与主教练菲尔·杰克逊有过一次对球队未来的探讨。

“我们现在这套阵容,到底能取得什么成绩?”克劳斯问。

杰克逊的回答很直接:“杰里,我们缺少一个大前锋,如果能找到一个合格的大前锋,我们能获得(常规赛)60胜,如果没有,我们只能取得50胜。”

最后,克劳斯拍板:“我们去找一个大前锋。”

公牛在1994-95赛季的东部半决赛中2比4输给奥兰多魔术,不只是乔丹刚复出还没有找回状态的原因,内线形同虚设才是关键,霍勒斯·格兰特,曾经是公牛三连冠的中流砥柱,现在却已经是魔术队的球员,而与他对抗的,居然是身高2米03的小前锋斯科蒂·皮蓬。

那个系列赛之后,皮蓬对他的位置提出挑战,他并不排斥在小个阵容中客串大前锋,但不能接受整个赛季都打内线。“我在内线的时间太长了,其实我真的很努力去适应这个位置了,”皮蓬说,“这耗尽我很多精力,不得不学会调整,但并不容易。”

与皮蓬相比,库科奇虽然身高2米08,但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内线,没有足够出色的篮板球能力。

皮蓬向杰克逊建议,“我们再找一个像霍勒斯这样的球员”。“如果想让我在进攻端发挥得更好,那么我们需要一个能抢篮板球的大个子,”皮蓬说,“现在,我们面对沙克·奥尼尔这样的中锋不得不进行双人夹击,还不能完全阻止他,这样我们拿不了冠军。”

公牛上下一致,目光扫向自由球员市场,以及寻觅各支球队有可能交易的内线。

1995年6月底,克劳斯给杰克逊开了一份引援名单,杰克逊接过之后飞快地扫了一眼,突然,他看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的名字,丹尼斯·罗德曼。

杰克逊用疑惑的口气问:“丹尼斯?杰里,你确定你是认真的?”

克劳斯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:“管他呢,他在这份名单里,仅此而已。”

公牛没有人真心喜欢罗德曼,或者说,整个联盟喜欢罗德曼的球员、教练也屈指可数。

1986年,罗德曼在第二轮总第27位被底特律活塞选中,他身高2米01,在东南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的最后一年,场均可以拿到24.4分、17.8个篮板,他性格乖张,口无遮拦,并不受人欢迎,而这,正好适应的活塞队“坏小子军团”的风格。

罗德曼从不掩饰对超级巨星的羡慕与仇视,每次与拉里·伯德、“魔术师”约翰逊以及乔丹交锋,他都会格外来劲。“丹尼斯骨子里是自卑的,”里克·马洪,前活塞队大前锋,也是罗德曼的良师益友,“一方面他认为自己并不比那些人差,而另一方面,他不得不承认球迷、媒体、赞助商更喜欢他们,这让他有点抓狂。”

公牛队第一次三连冠前,连续三个赛季在季后赛遭到活塞淘汰,罗德曼是最让公牛球员讨厌的对手之一。

事实上,罗德曼也很厌恶公牛,正是公牛在1990-91赛季东部决赛中淘汰活塞,才让这支连续两个赛季拿到NBA总冠军的球队走向末路。“我曾经以为我们还能在一块儿打几个赛季,”罗德曼说,“但渐渐的,每一个球员都离开了,或者被交易,或者不能再上场了,有时候我呆在更衣室中,突然会有一种感觉,也许,下一个走的就是我。”

这样的心态让他变得自私,不再关心球队的胜负,只在意数据。1993年,活塞将他交易到了圣安东尼奥马刺队,约翰·卢卡斯,马刺队主教练,认为他可以降伏罗德曼。“我喜欢丹尼斯这样的球员,专注而且愿意牺牲,”卢卡斯说。

但罗德曼并不喜欢马刺,更直接一点,他不喜欢马刺队的头号球星大卫·罗宾逊,后者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教徒,对他的奇装异服、匪夷所思的鼻环非常不满,他试图将罗德曼拉回“正轨”,不断地游说罗德曼和他一块儿去教堂,毫无疑问,他被拒绝了。

度过短暂的蜜月期后,罗宾逊与罗德曼的关系就开始出现裂痕。让罗德曼更为嫉妒的是,圣安东尼奥的媒体对罗宾逊有着异乎寻常的偏爱,他们之间出现任何问题,他都会被描述成“坏小子”。

“我来自底特律活塞,这是我的原罪,”罗德曼说。

1994-95赛季,格雷格·波波维奇,1988-92赛季马刺队助教,回到这支球队担任总经理。罗德曼是他计划之外的球员,他们的矛盾突然之间爆发,让所有人都难以反应。罗德曼先在季前赛无故缺席训练,又与媒体大放厥词,遭到波波维奇严惩,被禁赛三场。不过,这显然无法降伏罗德曼,三场禁赛结束之后,双方再度陷入冷战,波波维奇极具创造性地“发明”新的惩处方式,给双方各自留了一丝颜面。“我们与丹尼斯·罗德曼达成一致,因为个人原因,他将离开一段时间去旅游散心,”波波维奇说,“当然,我们还会付给他工资,这不是禁赛。”

罗德曼的旅游式流放直到12月初才结束,但刚回来的他,又在12月7日遭到禁赛,直到12月12日才首次上场,常规赛中,他还做了肩部手术,整个赛季只打了49场比赛。

季后赛中,罗德曼与马刺的矛盾越来越尖锐,几近决裂。

西部半决赛,马刺与洛杉矶湖人的第三场,当主教练鲍勃·希尔在暂停时召集球员布置战术,罗德曼孤零零坐在旁边,脱掉了鞋子。这个镜头被摄像头抓到,在赛后不断地播放,罗德曼成为众矢之的。波波维奇与希尔决定第四场将罗德曼禁赛,这让他彻底死心,“禁赛是教练与总经理的决定,但没有球员的支持,他们怎么敢这么做呢?”

罗德曼在更衣室中找不到一个朋友,甚至没有人与他说话,当时他与开放著称的娱乐巨星麦当娜谈恋爱,经常带麦当娜去更衣室,这让相对保守、封闭的圣安东尼奥人很难接受。罗德曼后来承认,只有即将退役的老将道格·里弗斯才会与他说几句话,“他认为我的行为伤害了球队”。

矛盾愈演愈烈,西部决赛,马刺在与休斯敦火箭的比赛中落入下风,拿到常规赛MVP的大卫·罗宾逊,完全无法与火箭中锋“大梦”哈基姆·奥拉朱旺抗衡。希尔希望罗德曼能帮助罗宾逊协防,却遭到拒绝。罗德曼给出的原因之一是火箭队的大前锋罗伯特·霍里经常会投三分,“如果我协防奥拉朱旺,霍里就空了”。

这遭到圣城媒体的批判,“罗德曼只想着他的数据”。最终,马刺2比4遭到火箭淘汰,罗德曼与马刺其他人都知道,他们再也不会一块儿打球了。

接到克劳斯电话之前,罗德曼从未想过,有朝一日可以去公牛队打球,“哇噢,你是说真的吗?”

克劳斯是认真的。

杰克逊后来承认,当克劳斯第一次将名单放在他的面前,其实就是对他能否接纳罗德曼的试探,而他心动了。“我知道引进丹尼斯风险很大,”杰克逊说,“但我躺在床上,不由自主地会想起如果我们有丹尼斯又会怎样,然后我爬起来,给杰里打了一个电话。”

在电话里,杰克逊说:“我们可以试试。”

克劳斯后来承认,他预知杰克逊会同意。“菲尔是一个非常自信的教练,”克劳斯说,“他对执教任何球员都有信心,在很多人眼中,丹尼斯是不可执教的,但菲尔有不同的想法。”

其实最早克劳斯担心的还不是罗德曼的性格,而是他的年龄。1961年5月13日出生的罗德曼,已经34岁了。“他到底还能打多久?又能否保持他的水准,”克劳斯说。他坚信乔丹不会在1995-96赛季之后退役,因此做好长期打算,寻找一套稳定的阵容比找到一个也许能帮他们赢球,但只能打一个赛季的球员更重要。

杰克逊与克劳斯不断翻看罗德曼的录像,杰克逊得出一个结论,“罗德曼仍然处于职业生涯的巅峰期,他还可以在两到三个赛季保持同样的水准”。另外,杰克逊还相信,即便罗德曼的状态稍有下滑,也不会对公牛造成很大影响,“我们并不会完全依赖他的存在”。

现在的问题是,连续四年拿到篮板王的罗德曼,是否愿意来芝加哥呢?

在媒体面前,罗德曼经常表现出对超级巨星的不屑,嘲讽拉里·伯德的成就,“因为他是一个白人”;抨击魔术师约翰逊,“裁判只会舔他的屁股”;在很长一段时间,他还取笑乔丹“只会哭泣”。

但他的经纪人德怀特·曼利在一次采访中意外透露,“丹尼斯很羡慕迈克尔与斯科蒂,他一直想成为人们心目中的明星”。

罗德曼在小时候就是一个叛逆感极强的人,与大多数人不同,他的叛逆期极为漫长,只是从内心深处,他仍然有一个明星梦。在圣安东尼奥,罗德曼曾认为自己有机会成为真正的球星,残酷的现实又给他上了一课,与其说他讨厌他的队友,不如极强的失落感让他彻底心态失衡。

但在乔丹、皮蓬身边打球,或许一切都会改变。没有人会抨击公牛球员,他们都在乔丹的保护之下。“丹尼斯承认,公牛或许是他应该去的球队,”曼利说。

罗德曼还有一个疑问:在公牛队,他能得到球星的待遇吗?

(未完待续)

自动播放开关自动播放我不懂什么三角进攻,我只知道把球传给乔丹!与地板平行的男人罗德曼!

正在加载…

<>

    编者按:记录迈克尔-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-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正在体育上映。由体育高级编辑潘谨勤所著一书《公牛王朝》也已同步开启线上连载。

    杰里·克劳斯,芝加哥公牛队总经理,在1995年夏天,与主教练菲尔·杰克逊有过一次对球队未来的探讨。

    “我们现在这套阵容,到底能取得什么成绩?”克劳斯问。

    杰克逊的回答很直接:“杰里,我们缺少一个大前锋,如果能找到一个合格的大前锋,我们能获得(常规赛)60胜,如果没有,我们只能取得50胜。”

    最后,克劳斯拍板:“我们去找一个大前锋。”

    公牛在1994-95赛季的东部半决赛中2比4输给奥兰多魔术,不只是乔丹刚复出还没有找回状态的原因,内线形同虚设才是关键,霍勒斯·格兰特,曾经是公牛三连冠的中流砥柱,现在却已经是魔术队的球员,而与他对抗的,居然是身高2米03的小前锋斯科蒂·皮蓬。

    那个系列赛之后,皮蓬对他的位置提出挑战,他并不排斥在小个阵容中客串大前锋,但不能接受整个赛季都打内线。“我在内线的时间太长了,其实我真的很努力去适应这个位置了,”皮蓬说,“这耗尽我很多精力,不得不学会调整,但并不容易。”

    与皮蓬相比,库科奇虽然身高2米08,但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内线,没有足够出色的篮板球能力。

    皮蓬向杰克逊建议,“我们再找一个像霍勒斯这样的球员”。“如果想让我在进攻端发挥得更好,那么我们需要一个能抢篮板球的大个子,”皮蓬说,“现在,我们面对沙克·奥尼尔这样的中锋不得不进行双人夹击,还不能完全阻止他,这样我们拿不了冠军。”

    公牛上下一致,目光扫向自由球员市场,以及寻觅各支球队有可能交易的内线。

    1995年6月底,克劳斯给杰克逊开了一份引援名单,杰克逊接过之后飞快地扫了一眼,突然,他看到了一个不应该出现的名字,丹尼斯·罗德曼。

    杰克逊用疑惑的口气问:“丹尼斯?杰里,你确定你是认真的?”

    克劳斯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:“管他呢,他在这份名单里,仅此而已。”

    公牛没有人真心喜欢罗德曼,或者说,整个联盟喜欢罗德曼的球员、教练也屈指可数。

    1986年,罗德曼在第二轮总第27位被底特律活塞选中,他身高2米01,在东南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的最后一年,场均可以拿到24.4分、17.8个篮板,他性格乖张,口无遮拦,并不受人欢迎,而这,正好适应的活塞队“坏小子军团”的风格。

    罗德曼从不掩饰对超级巨星的羡慕与仇视,每次与拉里·伯德、“魔术师”约翰逊以及乔丹交锋,他都会格外来劲。“丹尼斯骨子里是自卑的,”里克·马洪,前活塞队大前锋,也是罗德曼的良师益友,“一方面他认为自己并不比那些人差,而另一方面,他不得不承认球迷、媒体、赞助商更喜欢他们,这让他有点抓狂。”

    公牛队第一次三连冠前,连续三个赛季在季后赛遭到活塞淘汰,罗德曼是最让公牛球员讨厌的对手之一。

    事实上,罗德曼也很厌恶公牛,正是公牛在1990-91赛季东部决赛中淘汰活塞,才让这支连续两个赛季拿到NBA总冠军的球队走向末路。“我曾经以为我们还能在一块儿打几个赛季,”罗德曼说,“但渐渐的,每一个球员都离开了,或者被交易,或者不能再上场了,有时候我呆在更衣室中,突然会有一种感觉,也许,下一个走的就是我。”

    这样的心态让他变得自私,不再关心球队的胜负,只在意数据。1993年,活塞将他交易到了圣安东尼奥马刺队,约翰·卢卡斯,马刺队主教练,认为他可以降伏罗德曼。“我喜欢丹尼斯这样的球员,专注而且愿意牺牲,”卢卡斯说。

    但罗德曼并不喜欢马刺,更直接一点,他不喜欢马刺队的头号球星大卫·罗宾逊,后者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教徒,对他的奇装异服、匪夷所思的鼻环非常不满,他试图将罗德曼拉回“正轨”,不断地游说罗德曼和他一块儿去教堂,毫无疑问,他被拒绝了。

    度过短暂的蜜月期后,罗宾逊与罗德曼的关系就开始出现裂痕。让罗德曼更为嫉妒的是,圣安东尼奥的媒体对罗宾逊有着异乎寻常的偏爱,他们之间出现任何问题,他都会被描述成“坏小子”。

    “我来自底特律活塞,这是我的原罪,”罗德曼说。

    1994-95赛季,格雷格·波波维奇,1988-92赛季马刺队助教,回到这支球队担任总经理。罗德曼是他计划之外的球员,他们的矛盾突然之间爆发,让所有人都难以反应。罗德曼先在季前赛无故缺席训练,又与媒体大放厥词,遭到波波维奇严惩,被禁赛三场。不过,这显然无法降伏罗德曼,三场禁赛结束之后,双方再度陷入冷战,波波维奇极具创造性地“发明”新的惩处方式,给双方各自留了一丝颜面。“我们与丹尼斯·罗德曼达成一致,因为个人原因,他将离开一段时间去旅游散心,”波波维奇说,“当然,我们还会付给他工资,这不是禁赛。”

    罗德曼的旅游式流放直到12月初才结束,但刚回来的他,又在12月7日遭到禁赛,直到12月12日才首次上场,常规赛中,他还做了肩部手术,整个赛季只打了49场比赛。

    季后赛中,罗德曼与马刺的矛盾越来越尖锐,几近决裂。

    西部半决赛,马刺与洛杉矶湖人的第三场,当主教练鲍勃·希尔在暂停时召集球员布置战术,罗德曼孤零零坐在旁边,脱掉了鞋子。这个镜头被摄像头抓到,在赛后不断地播放,罗德曼成为众矢之的。波波维奇与希尔决定第四场将罗德曼禁赛,这让他彻底死心,“禁赛是教练与总经理的决定,但没有球员的支持,他们怎么敢这么做呢?”

    罗德曼在更衣室中找不到一个朋友,甚至没有人与他说话,当时他与开放著称的娱乐巨星麦当娜谈恋爱,经常带麦当娜去更衣室,这让相对保守、封闭的圣安东尼奥人很难接受。罗德曼后来承认,只有即将退役的老将道格·里弗斯才会与他说几句话,“他认为我的行为伤害了球队”。

    矛盾愈演愈烈,西部决赛,马刺在与休斯敦火箭的比赛中落入下风,拿到常规赛MVP的大卫·罗宾逊,完全无法与火箭中锋“大梦”哈基姆·奥拉朱旺抗衡。希尔希望罗德曼能帮助罗宾逊协防,却遭到拒绝。罗德曼给出的原因之一是火箭队的大前锋罗伯特·霍里经常会投三分,“如果我协防奥拉朱旺,霍里就空了”。

    这遭到圣城媒体的批判,“罗德曼只想着他的数据”。最终,马刺2比4遭到火箭淘汰,罗德曼与马刺其他人都知道,他们再也不会一块儿打球了。

    接到克劳斯电话之前,罗德曼从未想过,有朝一日可以去公牛队打球,“哇噢,你是说真的吗?”

    克劳斯是认真的。

    杰克逊后来承认,当克劳斯第一次将名单放在他的面前,其实就是对他能否接纳罗德曼的试探,而他心动了。“我知道引进丹尼斯风险很大,”杰克逊说,“但我躺在床上,不由自主地会想起如果我们有丹尼斯又会怎样,然后我爬起来,给杰里打了一个电话。”

    在电话里,杰克逊说:“我们可以试试。”

    克劳斯后来承认,他预知杰克逊会同意。“菲尔是一个非常自信的教练,”克劳斯说,“他对执教任何球员都有信心,在很多人眼中,丹尼斯是不可执教的,但菲尔有不同的想法。”

    其实最早克劳斯担心的还不是罗德曼的性格,而是他的年龄。1961年5月13日出生的罗德曼,已经34岁了。“他到底还能打多久?又能否保持他的水准,”克劳斯说。他坚信乔丹不会在1995-96赛季之后退役,因此做好长期打算,寻找一套稳定的阵容比找到一个也许能帮他们赢球,但只能打一个赛季的球员更重要。

    杰克逊与克劳斯不断翻看罗德曼的录像,杰克逊得出一个结论,“罗德曼仍然处于职业生涯的巅峰期,他还可以在两到三个赛季保持同样的水准”。另外,杰克逊还相信,即便罗德曼的状态稍有下滑,也不会对公牛造成很大影响,“我们并不会完全依赖他的存在”。

    现在的问题是,连续四年拿到篮板王的罗德曼,是否愿意来芝加哥呢?

    在媒体面前,罗德曼经常表现出对超级巨星的不屑,嘲讽拉里·伯德的成就,“因为他是一个白人”;抨击魔术师约翰逊,“裁判只会舔他的屁股”;在很长一段时间,他还取笑乔丹“只会哭泣”。

    但他的经纪人德怀特·曼利在一次采访中意外透露,“丹尼斯很羡慕迈克尔与斯科蒂,他一直想成为人们心目中的明星”。

    罗德曼在小时候就是一个叛逆感极强的人,与大多数人不同,他的叛逆期极为漫长,只是从内心深处,他仍然有一个明星梦。在圣安东尼奥,罗德曼曾认为自己有机会成为真正的球星,残酷的现实又给他上了一课,与其说他讨厌他的队友,不如极强的失落感让他彻底心态失衡。

    但在乔丹、皮蓬身边打球,或许一切都会改变。没有人会抨击公牛球员,他们都在乔丹的保护之下。“丹尼斯承认,公牛或许是他应该去的球队,”曼利说。

    罗德曼还有一个疑问:在公牛队,他能得到球星的待遇吗?

    (未完待续)